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要闻 >> 正文
小书屋挪个地儿 村民读书热情高


爱国村剪纸艺人刘秀琴在书屋创作剪纸作品


大沟村村民刘加富将书屋建在了自己家里


爱国村小学学生朗诵诗歌《我和书屋有个约会》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同志在梅河口市曙光镇曙光村听取村民和书屋管理员对农家书屋建设的意见和建议



天高云淡,一望无际的松辽平原上,大片大片等待收割的玉米、稻谷,在秋日的阳光下,呈现出迷人的金黄色。

孩子们清脆、稚嫩的朗诵声在村口的玉米地边响起:“今天,面对阳光,我们发出一个愿望,请允许,我们成为书籍边的一线光亮,穿过一扇生命的窗,去读懂五千年的辉煌……”9月18日下午,2017年全国“我的书屋·我的梦”农村少年儿童阅读实践示范活动在吉林省长春市双阳区奢岭镇爱国村广场举行,这也是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深入生活扎根人民”走进吉林省农家书屋主题实践活动的第一站。这次主题实践活动内容丰富,包括为农家书屋捐赠图书,与书屋管理员、村民座谈了解他们的真实需求,为村民送去健康知识讲座等活动。

参加主题实践活动的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印刷发行司司长刘晓凯介绍说,截至2016年底,全国已建成60多万个农家书屋,基本实现了行政村全覆盖。建设任务完成后,下一步将重点关注农家书屋的创新管理工作,让农家书屋真正发挥其思想文化阵地的作用。

而吉林省延伸农家书屋服务的“八种模式”,正是对农家书屋管理的创新尝试。针对一些地方农家书屋成为“衙门书屋”、“弃管书屋”等实际问题,吉林省结合各地特点,初步探索建立了自主管理进村小、农家书屋进农家、文化乡贤建办管等新模式,力图破解农家书屋闲置难题。

自主管理进村小

这首名为《我和书屋有个约会》的诗朗诵,基本倾尽了爱国村小学全部的人力,全校共43个学生,除了太小还不会朗诵的一年级孩子,二至六年级的32个孩子都上了场。虽然村里的孩子越来越少,但孩子们的阅读却不能被荒废。

小学阶段正是养成阅读习惯的关键时期。为此,吉林省探索将农家书屋直接建入村小学,既提高了农家书屋的使用率,又让村屯小学生有了更丰富的阅读资源、便利的阅读环境。

“我很高兴村里建了书屋,里面有好多我喜欢的连环画”“寒暑假老师都会布置阅读世界名著的作业,书屋里有就不用上城里去买了”“我最喜欢看武侠小说”……问及农家书屋的好处,爱国村的孩子们叽叽喳喳地回答。

“为了营造书屋的文化氛围,我们还经常组织一些书法爱好者到书屋教孩子们练习书法。”书屋管理员王秀范说。此外,王秀范还发掘了本村一位剪纸能人刘秀琴,“我很小的时候就会剪纸,以前也没觉得是个特长,没想到孩子们很喜欢,现在我每周在书屋里给孩子们上两次剪纸课,孩子们高兴,我也觉得开心。”刘秀琴说。

农家书屋进农家

扶余市肖家乡大沟村村民刘加富是地道的庄户汉,离婚多年的他一人辛苦拉扯一儿一女,如今儿女都已成人并在城里工作,未再婚的他一人在村里,以前总觉得孤独。但现在村里把农村书屋建在他家里,他成了书屋管理员,忙起来了。

“村里的孩子们放了学都往我家里来,我屋里的炕都让他们踩塌了,马上要农忙收玉米了,等忙完我要赶紧把炕整好。”刘加富说起孩子们的顽皮,脸上就挂起了笑,“家长们忙完农活也都直接到我家来接孩子,大家唠唠嗑,热闹得很。”

他的家并不大,迎门是一个小门厅,门厅中间挂着珠帘,后面就是厨房,锅碗瓢盆隐约可见。往左一间大约十几平方米的房间,靠窗和门摆着书架,靠里一张书桌、一圈炕。炕边还放着一个卡通饮水机,墙上挂着中国结、贴着农家风景画。往右是一个差不多大小的房间,里面放着沙发和电视,被开辟成了数字阅览室。这里生活气息浓,看起来更像是普通人家的书房,面积虽小,但温馨十足。

据吉林省扶余市文广新局的同志介绍,扶余市于2014年开始推出“农家书屋”进“农家”改革实施方案,将全市1/3农家书屋搬进“农家”,选择责任心强的退休教师、老干部、文化志愿者等人担任图书管理员,书屋就建在管理员家里。并积极协调当地财政部门为管理员提供工作经费。同时,市文广新局、管理员、村委会三方签署委托管理协议,明确各自的责任和义务,实现村委会与农家书屋的有效衔接。“市里每年给每个农家书屋管理员2000元的补贴,钱不多,但对管理员是个鼓励。”扶余市文广新局的同志说。

文化乡贤建办管

通榆县包拉温都蒙古族乡迷子荒村蒙古族村民张树森,当过生产队长、人民教师、文化站长、乡政府秘书,文化水平高,责任性强,是村里有名的乡贤。退休后,他自费建起了一个报吧,和老伴儿拿出自己的退休金买书订报,村民免费到报吧看书读报,他和老伴儿还给来看报的人准备茶水、点心。

“一开始我老伴儿不理解我,说一年要贴进去1万多元,咱图啥呀!后来她发现在村里走动,孩子们一见到她,就追着喊她名字,她一下子就理解了。我们老两口吃住在书屋,她特别支持我,前两天我刚花了5000多元,订了100多种报纸。国家每个月给我们老两口5000多元退休金,得拿来做点有意义的事情。”70多岁的张树森说。

通榆县文广新局的同志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一般农家书屋都设在村部,但迷子荒村地处科尔沁草原深处,是全县最偏远乡镇的一个村,村部距离居民区较远,为了方便村民读书,迷子荒村委会根据社情民意,整合退休干部张数森创办的“报吧”,建成了村农家书屋。

据悉,通榆县鼓励发掘当地农民群众心目中的“偶像”、文化乡贤管理书屋,一批如张树森这样的文化乡贤成为书屋管理员,开创了通榆县农家书屋管理运行的“文化乡贤建办管”模式。

更多模式创新服务

除了自主管理进村小、农家书屋进农家、文化乡贤建办管这三种模式外,吉林省还探索了以下五种模式:

蛟河市的“村民共享建书屋”,将农家书屋搬进当地超市,通过超市的人气提高书屋使用率,让村民在购物的零散时间,也能看书读报;辉南县的“农家书屋阅读点”,在村合作社、种养殖示范基地建立多个农家书屋阅读点,方便需要种养殖技术的村民随时查阅;延边州的“流动书屋乡间行”,针对延边州地广人稀、居住分散的实际情况,对接吉林省新华书店集团,派出流动图书车行走在乡间,开展阅读服务;吉林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的“数字书屋试看点”,开展全省农村光纤网络改造建设,在各村农家书屋安装电视图书馆;梅河口市的“标准管理规范化”,与市图书馆合作,由市图书馆对每个书屋的建设、运行管理以及图书更新等进行全程标准化指导,并实现与市图书馆图书资源的共享。

吉林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副局长周刚说,吉林省在探索农家书屋管理新模式的同时,还特别注重“以活动促使用”,以农家书屋为平台,每年组织开展30余项2000余场次的全民阅读活动,提高农民的参与度,目前,“我的书屋·我的梦”、“书香吉林阅读季”、“惠农直通车”、“农民文化节”等阅读活动已扎根百姓生活,“要让书屋真正成为农民喜欢的场所,让读书成为一种时尚。”

   来源:农民日报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