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要闻 >> 正文
小水珠里折射出的阳光

 

《我们读书吧》作者 李东华

    我永远无法忘记在湖南攸县石羊塘镇谭家垅村高桥农家书屋碰到夏雨轩、夏依婷两位小姑娘的场景。她俩都7岁,都上二年级,父母都在外打工,眼睛都清清亮亮的。无论问什么,都有问必答而且对答如流。那种敏捷、大方、率真让我笑起来:“你俩适合当新闻发言人。”我也无法忘记刚刚考上攸县一中的男孩夏阳洋那倔强的眼神。那时他跟我说,小学二年级他偶然来到农家书屋,才知道这世界上除了教材还有一种书叫“课外书”,之前他没有在自己家也没有在邻居家看到一本课外书。说到这里,他的脸上现出羞涩的难为情的淡淡红晕,但他立刻把下巴朝向天空,仰成了45度角,语调倔倔地说:“但我们的下一代就不一样了,我会从小就给他(她)买很多书!”

  在和很多乡村孩子接触后,我发现,城市孩子面临的问题是父母管得太多,课业太重;而乡村孩子尤其是留守儿童则恰恰相反,他们的困境在于没有父母的管教,几近于放养。而且由于祖父母隔代亲的缘故,他们不舍得孩子们干农活儿——这一点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事实上,在我采访过的众多的孩子里,还没有一个去田野里劳作过,最多就是帮大人洗洗碗。在下午放学后的漫长时光里,他们不会像城里孩子那样有上不完的补习班。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们的童年拥有更多自由玩耍的时间,可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在生存的竞技场上,早晚有一天他们要和城里孩子同场竞赛,到了那个时候,他们是否会因为早年的过度松弛而处于不利的地位呢?答案几乎是肯定的。哪怕只是从这一点出发,农家书屋存在的意义都是不言而喻的。

习近平总书记曾语重心长地说:“实现我们的梦想,靠我们这一代,更靠下一代。”他勉励广大少年儿童:“今天做祖国的好儿童,明天做祖国的建设者。”他还说过:“少年儿童的心灵都是敏感的,准备接受一切美好的东西。”对于孩子们渴望求知的心灵来说,也许没有比书更美好的东西了。那些为中国梦的实现而默默劳作的父母,有时不得不在孩子的成长期暂时缺席,这个时候,农家书屋的存在,既是一种家庭教育缺失的补充,又是一种温情脉脉的陪伴,同时,也是对千千万万普通劳动者的一种情感的、道义的、精神的支援。我常常想,全国60万个农家书屋,即便一家书屋只有10个孩子去看书,那就会有600万个乡村孩子从中受益,而且还可能意味着这600万孩子的下一代将会“不一样”。600万是个什么概念呢?那是以色列全国的人口……

《我们读书吧》这本书收录了发生在17个省(区、市)的农家书屋里几十个孩子的读书故事,和全国的农家书屋相比,在数量上当然只是沧海一粟,但从这一滴一滴小水珠里也能折射出党中央和各级政府的决心、苦心,每个具体的书屋管理员的爱心、耐心,孩子们读书的用心、开心。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时间:2018年810日)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