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题栏目 >> 专题工作 >> 正文
这间书屋为何成“网红”

——记上海市青浦区朱家角镇林家村“薄荷香文苑”农家书屋

很难想到,一家农家书屋竟然成了“网红”。2016年4月,上海市青浦区朱家角镇林家村村民陈君芳与丈夫中医博士张瑞杰携手打造了“薄荷香文苑”,并与村委会签约农家书屋委托管理。此后,短短一年时间,林家村农家书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不仅从村里走出去的年轻人,周末会带着孩子回村到书屋坐坐,城里的读者也纷纷慕名前来。“大都是从微信朋友圈知道我们书屋的,人多的时候,一天下来,泡过的茶叶都可以做一个枕头了。”张瑞杰笑着告诉《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

   无意间打造的最美书屋

   “薄荷香文苑”被很多人称为“最美农家书屋”。300平方米大的书屋里不再是大多数农家书屋的“标配”。木制大书架整整占据了三面墙壁,木地板、蓝土布覆盖的长茶几、刻意未粉刷的天花板,处处透露出粗粝的美感。透过大窗,小院里满是农作物藤架和花草,猫咪在懒洋洋地晒着太阳,耳边传来风铃的脆响,半掩的院门外,不远处便是几百亩稻田。深秋时节,微风吹拂,稻浪阵阵。这里既有书香之美,又有农家生活之闲趣。

   屋主陈君芳说当初也没想太多,只是觉得原本自己的家,装修好也是要布置的,现在把它布置成一个书屋,有那么多书围着的感觉,心一下子就“踏实”了。细问之下,记者了解到,原来陈君芳此前在青浦镇上开有一家“薄荷香书店”,从开业起就没挣过钱,却一开就是8年。陈君芳笑言始作俑者是丈夫的一句话燃起了自己的一份“虚荣心”。

   “他说,如果你开书店开个20年,等于陪伴着一个孩子长大,想想是多么伟大的一件事。”可是,尽管书店开在了好几个幼儿园、小学的周边,装修得亦如诚品书店的文艺范儿,也是当时青浦区最大的书店,却改变不了实体书店经营困难的现实。2013年,“薄荷香书店”停业,陈君芳和丈夫将剩余的书捐给了大别山里的学校,夫妻俩回到了林家村,过上了田园野趣的生活,陈君芳心里却总有一股空荡荡的感觉。

   “很多朋友来村里看我们,都说太美了,想要住下来。我就想,以前没做完的‘书业’大概可以在这里延续下去。”陈君芳将自己的想法告诉给丈夫和朋友,立即得到了一致的支持和响应。书屋还没装修完,一位北京大学的教授朋友便个人寄来了20万元的图书。现在,书屋藏书1万余册,订有报刊资料16种。

   书屋成了乡村建设的根

   自从“薄荷香文苑”农家书屋落户林家村,村民们发现村里逐渐热闹了起来。城里的作家们会定期到书屋开例会,谈文学创作的感受,对美丽乡村写诗吟诵;大学里的教授会到书屋品茗话诗,甚至是探讨新国际形势下城乡对流与大都市周边乡建的意义;大集团公司的领导会率团来书屋商讨农村医养康项目实现的可能性;书屋里还能常常欣赏到城里艺术家带来的古琴、相声、快板表演。

   张瑞杰告诉记者,所有在书屋里举办的活动都是对村民开放的,通过耳濡目染,书屋释放出了“润物无声”的效应。“开在家里的书屋,村民闲时来串个门,喝杯茶,聊聊天,自有一份亲近感。而书屋里的活动,也开阔了村民的眼界,很多村民现在也逐步适应并乐于参与了。”

   而事实上,书屋对张瑞杰夫妻俩的影响也在悄然发生。张瑞杰发现,乡村留不住年轻人,村中约有70%的房间都空着。但另一方面,阡陌交通、鸡犬之声相闻的乡村生活,又有其诗意的一面,对城市人群有难以抵御的吸引力。在夫妻俩的盛邀下,油雕院的画家、田耘社的相声班子,纷纷在林家村住了下来。

   “很多新的村民进来了,会带来新的生活态度,村民会跟着学,把自己的生活打理得更好些。乡村社会不是单纯充满乡土气息的存在,而应该是生态和文化并行不悖的地方。”张瑞杰说。“文化人来了,资金来了,村里农民生活就更好了。我是土生土长的林家村人,能给村里带来利益,就很高兴。”陈君芳说。

据了解,一个张瑞杰夫妻发起、以“最美农家书屋”为原点,将整个村庄打造成为文化休闲的主题村的规划正在酝酿实施中。“美丽乡村建设需要有根有叶有花,农家书屋无疑是根。我们希望,未来农家书屋在点缀美丽乡村的同时,能发挥出更大的效应。”上海市青浦区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党委书记周思琴如是说。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