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政务信息 >> 工作简报 >> 正文
黑土地有黄金屋——黑龙江省农家书屋改革创新见成效

黑龙江省地处东北边疆,地广人稀,近年来农村人口向乡镇集聚特征显著,部分村屯空心化严重。黑龙江省委宣传部以农民需求为中心,通过中心书屋建设带动阅读点、推动公共文化设施共建共享、组建志愿者队伍、提供数字阅读服务等措施有效提升了农家书屋使用效率。

一、建设中心书屋,优化阅读服务

乡亲在哪里,农家书屋就建到哪里。黑龙江加大财政投入力度,在佳木斯、大兴安岭、绥化等地29个空壳化、空巢化严重的乡镇开展中心书屋建设,优化书屋环境、规范书屋管理,择优补充符合农民胃口的优秀出版物,同时以中心书屋为核心向乡镇中心校、乡村超市、农家大院、景区等人员流动密集处流转延伸,打造“小书架”“图书角”等公共文化服务平台,形成“一屋多点”的阅读服务模式。抚远市毗邻中俄边境,全市进城务工或居住的农民约占60%;特别是在冬季,近80%的农民进城“猫冬”。针对这一情况,抚远市以留守妇女、儿童、老人为主要服务对象,调配空壳村的图书资源充实到中心书屋,增加兴边富民、渔业安全和少儿读物等特色书目,让书屋聚集人气、发挥作用。同江市建设25个中心书屋,将农家书屋的存量图书流转到景区、校园、超市等场所,增设了“民族艺苑”书吧、“漂流瓶”书屋和湿地宣教书房等特色流动图书点6个,各类图书角、小书架50多个。来自广东的游客李景云入住八岔赫哲族乡民宿后,惊喜地发现这里有一个读书角,她挑选了一本《八岔村志》,拿回房间读:“临睡前我就会翻翻这本书,可以更好地了解这里独特的风土人情。”塔河县精准定位各乡资源优势,打造“一乡一品一特色”的中心书屋。十八站鄂伦春族乡结合民族刺绣、剪纸、桦树皮手工艺等非遗文化,建设“鄂乡文苑”品牌书屋。依西肯乡、开库康乡等边境乡打造“边陲书栈”“北疆学堂”等品牌书屋,在祖国边疆营造浓厚阅读氛围,助推乡风文明大幅提升。

二、用活文化资源,好书不再闲置

黑龙江有效整合县域公共文化资源,将农家书屋与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所、站)、图书馆、融媒体中心等融合共建,打造“农家书屋+”模式。同江市依托农家书屋丰富的主题出版物资源,组织开展党史学习教育读物诵读,党的理论政策宣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乡风文明、家风家训学习等丰富多彩的活动,有效丰富了文明实践活动内涵。安达市图书馆与中心书屋统一编目、统一配送、通借通还,农民群众在书屋下单,图书馆送书到书屋,切实解决阅读“最后一公里”问题。呼玛县打造农家书屋、留守儿童之家、公益电影院三位一体的群众精神文明建设综合体,以电影带动阅读,通过“大手拉小手”延伸阅读。安达市光明村村民还自编了顺口溜:“中心书屋重改造,环境提升书更好;文明实践活动多,科普培训可不少;农民参与兴趣高,都把书屋当个宝。”

三、发展志愿服务,推广全民阅读

老干部、老战士、老专家、老教师、老模范都是头雁。黑龙江在充分发挥书屋管理员作用基础上,挖掘“新乡贤”、农业科技人员的文化能量,组建阅读志愿服务队伍,根据试点乡镇具体情况,引导农民群众参与阅读。安达市探索实施“五老”人员领读、志愿服务送读、科技人员讲读、文化达人荐读、文化活动促读、线上平台助读的“六读”模式,让身边人服务身边人,村民们和街坊四邻一起读书看报,形成了聚人气、有活力、可持续的生动局面,村里的书迷越来越多了。同江市街津口乡种植中草药面积上万亩,在农闲时节,农技志愿者带领大家在中心书屋学习农技知识、开展科普讲座、畜牧养殖技能辅导,提升农民群众的致富本领。街津口乡从事中草药种植的农民王洪伟开心地说:“小书屋,用处大。我在这里把咋种草药学得可明白了,这不收入上来,日子老好啦!”

四、指尖数字阅读,随时畅游书海

黑龙江上线数字农家书屋阅读平台,免费提供电子图书10万册,有声图书2000种,与县级融媒体中心互联互通,通过图文并茂、生动有趣的阅读资源,打造农民可免费随身携带的农家书屋。截至目前,数字农家书屋已吸纳近48万读者上线阅读,同时开设了书屋社区,读者通过帖子”“随感”“批注进行交流,提高了阅读兴趣。为充分发挥数字书屋海量阅读资源的优势,黑龙江利用数字农家书屋搭台,倡导各市地组织阅读活动唱戏,丰富数字农家书屋阅读活动形式的同时,也调动了各地用好用活数字书屋的积极性,变被动接受没兴趣主动出击有动力。塔河县位于大兴安岭地区,是中国最北方的县之一,去年,塔河县农家书屋增添了读书二维码,建起了阅读微信群,引导农民群众运用手机这个新农具培育阅读兴趣。塔河县依西肯乡宣传委员叶孟喆说:“村民能及时获取时政新闻、农业生产技术、科普知识等信息,数字农家书屋让偏僻的小村庄连通了大世界。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